• <bdo id="mmqqq"><optgroup id="mmqqq"></optgroup></bdo>
  • <table id="mmqqq"><optgroup id="mmqqq"></optgroup></table>
  • 業界新聞

    大型供應商“逃離”社區團購

    作者:ZNS  點擊次數:978  發布時間:2021-03-18

    不管社區團購有沒有搶奪小菜販或是大超市的生意,2020年各巨頭進場混戰社區團購之際,零售流通鏈路中重要的一環——經銷商都已入局,希望在這條新渠道中分得一桶金。

    由于各巨頭的擴張速度極快,其在前期招募供應商時,門檻并不高,目的也并不明確,這使得一大批供應商在幾個月的供貨后,發現社區團購這個渠道,相比傳統零售渠道差異極大,TMS很多選擇退出。

    舉個最直觀的例子,前段時間網絡上爆出“社區團購的退貨場地,就像是垃圾場”一事,其實這個現象背后的本質,在于社區團購的售后流程與電商基本相同,對于生鮮等短保商品來說,退貨等于扔掉,不可能進行二次售賣。

    而這事對于供應端商家來說,成本全由供應商承擔,平臺并不負責。這也導致了有些供應商做了幾個月社區團購,卻虧了數萬元。

    發展至今,社區團購這個商業模式,WMS整體上還很早期。這體現在團長前端、平臺端,以及供應端,彼此利益關系并不完整牢固??赡懿痪玫奈磥?,社區團購賽道也會發展出淘品牌一樣的新品牌、新機遇。但在目前,社區團購的供應商正在度過艱難的產業適應期。

    承擔退貨損失

    老劉是一家蔬果供應商,原先只為超市供貨,今年年初正式做起社區團購這一渠道。他用“如臨大敵”一詞形容每次預售。

    此前給超市供貨時,老劉只需考慮怎么將商品賣給超市,但在社區團購這里,事情并不相同,原本由平臺超市承擔的風險、損耗與運營工作,都被轉嫁到供應商身上。

    每家社區團購小有差異,但上貨流程基本為:第一天,供應商在群里報商品(產品/價格/數量),由平臺運營挑選能上架的貨品,并給出平臺需求量;當晚,供應商確認好需求后開始備貨;第二天,供應商將貨品運往平臺的網格倉中,當晚23點左右,平臺上架拼購鏈接;第三天中午左右,貨品從倉送往自提點。

    供應商要面臨的風險,則首先就是商品是否能賣的完。若上架了一萬份商品,運輸管理軟件則意味著這一萬份商品已經出貨到了團購平臺的網格倉中,賣不完意味著報損。社區團購單個地區和倉的單品訂購量并不多,回收網格倉中的商品成本比報損更高,更不用說豆腐等保質期更短的商品。而商品滯銷的后果,完全由供應商自己承擔。

    其次,便是前文中提到的退貨問題。若有退貨行為發生,供應商除了要承擔報損商品本身的成本外,還要繳納平臺罰款。

    一位供應商表示,自己收到的某社區團購平臺售后處理標準是這樣的,發生一次普通售后(0.3%≤售后率≤1%)時,倉儲系統扣除成交額5%的違約金,自第二次普通售后起,每發生一次,該供應商所有商品停報三個月;售后率若大于1%,則供應商第一次要繳納成交額25%的違約金,第二次則直接解約。

    這意味著,一百件貨,只要有兩個人退貨的情況發生2次,運輸管理系統該供應商將直接被踢出去。其他平臺規則不盡相同,但都對退貨問題給予供應商一定的罰款。

    雖然有退貨就罰款聽著很合理,但在社區團購鏈路中,引起退換貨等售后服務的因素很多,倉儲軟件如配送過程中的問題、團長保存不當、甚至消費者和團長吵架了都可能引起退換貨。供應商不直接對接消費者,卻將消費者的所有售后要求帶來的損失全由供應商承擔,并不是很合理。

    此外,果蔬此類非標品,在線上標準化交易過程中,為了湊固定的500g±50g,往往參雜不同大小的果。社區團購又并非挑選式購買,買到的商品與想象不符的情況不可避免。對此,供應商叫苦不迭。

    離開的大貨供應商

    在快速開城的過程中,除了供應商自己報名,各團購平臺的采購也會主動出擊尋找貨源。一名為美團優選對接供應商的員工對36氪-未來消費 表示,第一步要對接的,一定是當地有穩定貨源的大貨供應商。

    但對于一年交易額能做5-8個億的大貨供應商來說,他們習慣了快進快出的大批量貿易方式,對需要精細化運營的社區團購并不適應。單個地區每天可能都賣不掉一車貨,還要處理各種罰款,屬實不值當。同時社區團購的交易體量對他們來說,并不是那么有吸引力。所以在過去的一年中,一批大的供應商,選擇退出社區團購。

    社區團購目前仍處于利用極致性價比作為獲客方式的階段,這意味著這里的商品需要足夠便宜。通常社區團購APP中前兩頁商品為秒殺商品,通常為負毛利且量大;排在3、4頁的通常0毛利;再往后幾頁的商品加價率便是正常的10%-20%。所以,采購價更低的大貨供應商嫌麻煩不賺錢,留下的中小供應商,又難以保證質量與價格并行。

    各平臺對于供應商的需求極大,但又沒有足夠時間仔細挑選,導致入駐的供應商質量良莠不齊。老劉自己是5個社區團購平臺的供應商,他表示,倉儲管理軟件除了興盛優選目前在湖南等地區,有供應商年流水超5000萬以篩選穩定性與質量以外,其他平臺入駐門檻都很低。

    一位社區團購從業者透露,目前為社區團購供貨的蔬果批發商,倉儲管理系統大部分通過在當地批發市場掃尾貨與滯銷產品,用低于產地收購價的錢買下,再稍微加價在平臺售賣。

    在供應商內部,基本默認在社區團購平臺上賣的蔬果品質等級,運輸系統要低于百果園等實體店2-3個級別。“受眾群體擺在那兒,目前的社區團購用戶就是對價格極為敏感的人群。”一名果蔬供應商說。

    目前的社區團購便是這樣一副略微矛盾的模樣,大貨供應商不習慣此類C2M的精細化運營方式,小供應商保證不了質量和價格。

    適應新渠道

    新渠道催生新模式,就像淘寶帶來的電商,微信帶來的自媒體。社區團購則可能催生出一批復合型經銷商,既具備消化大批貨物的能力,也有專人專項做運營。

    入局社區團購1年多時間,一年交易額達8000萬的供應商老婁認為,配送系統社區團購目前對于經銷商很大的吸引力在于,其賬期極短且輕。傳統商超賬期通常為45天到90天,而社區團購規則均為T+1或T+3,基本一星期便可回帳。同時,為傳統商超供貨需要足夠的資金儲備,賬期貨物、庫存引導、應收費用、經營費用等。舉個例子,若在傳統渠道做100萬的生意,30個點,需要300萬的資金儲備,回報率10%,而如果做社區團購線上生意,算上7倍的回款時間差,可以用15萬成本獲得一樣的利潤,投資回報率達到100%。

    對于蔬菜水果,以及老婁的主營品類豆腐等短保商品而言,如何精準預測用戶需求量,運輸軟件即實際銷量,以及如何處理余貨,是供應商實現盈利的關鍵。

    老婁表示,在確定坑位,給到工廠生產計劃后,配送軟件團隊第二天會緊盯線上的實時銷量。工廠通常于下午2點左右進行打包,那么團隊便需通過上午9-11點的銷售情況,推算出當天下午以及晚上21點后高峰期的總銷量,給到工廠。這樣就會最大程度避免影響商品銷往農貿市場等其他渠道,也是供應商口中的“下水道”。

    其實,供應商、經銷商的這種不適應感,來源于社區團購這種“預售+自提”新模式帶來的壓力?;ヂ摼W絕不僅是電腦和手機頁面的商品展示,它帶來的是一波波商品流通模式的變革,

    當未來的消費隨著技術發展,C2M的以銷定采的商品流通模式逐漸推廣與普及,當消費者的消費需求與廠家商品生產能夠直接對接,經銷商又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價值和定位呢?

    關閉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