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do id="mmqqq"><optgroup id="mmqqq"></optgroup></bdo>
  • <table id="mmqqq"><optgroup id="mmqqq"></optgroup></table>
  • 業界新聞

    白馬順豐跌停攪局者極兔被罰 快遞行業內卷加速

    作者:ZNS  點擊次數:835  發布時間:2021-05-13

    2010年,一名順豐小哥在送快遞時發了飆:“我一個月工資一萬五,會為了你這2000塊禮品丟這個飯碗嗎?!”

    彼時,由于熱搜還沒誕生,這件事未能瞬間沖上熱搜榜頭名,也取得了在當時同樣等級的熱度成就:火速成為了各大媒體的頭條。很快,順豐官方也做出了回應:部分優秀的快遞員確實能拿到這個數,甚至更高。

    在此后的10年間,順豐出現在新聞標題、內容里,幾乎大多數時候都是伴隨著正向消息,不是業績大漲,就是股票高升,還有遠瞻未來的數字化戰略,幾乎除了電商屢戰屢敗之外,順豐的路可以說是一帆風順,即便阿里“拉幫結派”成立了菜鳥網絡,“三通一達”之間價格戰如火如荼,京東自建物流氣勢如虹,順豐始終是那個行業一哥,所有其他玩家再優秀,也只能望其項背。

    因此,當順豐爆出Q1預計虧損9—11億元時,幾乎所有人都表示難以相信。要知道,2020年同期,順豐在疫情之下盈利9.07億元,一年之前,從盈利9個億到巨虧11個億,差了將近20億。

    如果把另一件事與此結合在一起看,就會顯得有意思的多。

    公認為物流快遞業的“攪局者”極兔速遞,近年來上躥下跳,快速攪動了整個快遞行業的市場格局,幾乎在一夜之間發貨量就超過了2000萬單,要知道,“三通一達”花了10年時間才達到這個量級。不過,橫沖直闖的極兔速遞幾乎和順豐同一時間進入了尷尬境地:先是被義烏郵政管理局整治,停運部分分撥中心,緊接著被最大的“盟友”拼多多單方面宣布“割席斷交”,拼多多宣布與極兔并無特殊合作、無投資關系,同時給予極兔提高業務合作保證金等處罰。

    一周內,行業一哥和攪局者相繼“出事”,一時間,將快遞行業內從未停止的戰爭突然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01 天降大雷,白馬失前蹄

    不知道在財報出來的前兩天,以390億美元的身價登上了中國富豪榜第5名的王衛,當時是怎樣的心情,彼時的他必然已經知道,順豐即將交出自上市以來的第一份虧損財報。

    不知道他是否預料到,在這份財報發布后,順豐的業績爆雷即將引發數天的“余震”。眼下,順豐控股連續兩個交易日跌停,相比今年初的歷史高點,已經蒸發2000多億,接近腰斬。

    經過思考,他公開道歉,順豐也針對虧損原因,列出了五個理由:

    1、新業務的前置投入;

    2、疫情后業務量增長導致的產能瓶頸;

    3、轉型期存在的資源重疊投放現象;

    4、創歷史新高的員工補貼;

    5、時效件高基數造成增速影響,競爭對手春節期間不打烊造成需求分流,同時下沉市場的電商需求增長導致毛利承壓。

    如果要用一句話來概括這五條,那就是快遞行業作為少有的沒有被疫情黑天鵝阻擊,業績反受其影響而大增,如今黑天鵝效應終于波及,一邊是員工成本支出的增長,一邊是開拓新業務場景的投入,與此同時,行業內部競爭變量加劇。

    罕見白馬爆出了罕見的虧損,分析師們大體給予了寬容態度。“短期業績雖承壓,但將逐步迎來產能利用率爬坡和管理提升。”安信證券交運分析團隊的此番說辭代表了多數分析師的看法。但此后順豐股價的一路跌停也反應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資本市場對于順豐的翻身仗贏面并非全部看好。

    “王衛最大的敵人,不是UPS,不是EMS,其實是他自己。因為他太能干了。順豐的戰略基本不會出大問題,只要王衛自己不糊涂,出問題一定在局部和細節。”一位接近王衛的順豐高管如此說道。

    現在,王衛的敵人或許是時代。

    快手VP何華鋒的觀點能說明一些問題。他認為,順豐誕生于圖文時代,這么多快遞公司蓬勃發展,順豐是第一名??墒?,這幾年視頻時代到來,交易的邊界大大擴展了,市場大了許多,或者網絡大了許多。但對新出來的交易,如直播電商,順豐有些手足無措,而極兔無比快速的成長,其他快遞公司成長也不少。

    這是更大的世界,更大的網絡。順豐必須加大投入,重新創業。所以虧損是好的,說明順豐CEO王衛有足夠的勇氣去挑戰。而不是在乎股民的看法。事實上,視頻時代的大網絡是全球性的,順豐不僅應該參與內循環的競爭,還應該在外循環加大投入。因為未來中國的出口會有一半是跨境電商。要知道,系統工程有一個重要的原理:局部最優不等于全局最優。

    事實上,一個不可忽視的現狀是,順豐如果沒有了電商場景的加持,其業績一定會越來越下挫。電商創業的路,順豐已經探了幾十次,全部以失敗告終,而對手已經開啟了價格戰2.0。

    02 內卷陷阱

    當最能賺錢的民營快遞企業在盈利上栽了跟頭后,快遞行業當下的非理性競爭,似乎正拖累著行業前進的步伐,也讓民營快遞企業在跨向未來業態時,進入了競爭內卷陷阱。

    在很多人眼里,極兔速遞是這內卷最主要的罪魁禍首。其最近的受罰是最好的說明,極兔此次被責令整改的主要原因是“低價傾銷”。有網點反映,義烏批量發貨價已降到1塊錢左右,對于成本價在1.3元左右的總部來說,犧牲全網的派費在支撐義烏的份額。

    和極兔同時被罰的還有百世,不同于極兔業績上的高歌猛進,百世在快遞行業版圖上則是可能即將被“末尾淘汰”的那一位。

    以價換量,不斷降低價格是他們搶占市場份額的主要手段。百世還能燒多久,沒人知道,但是如果不加管制,極兔還能燒很久。就在最近,極兔再次獲得18億美元融資增持,但有多人樂意看到這只兔子的攪局,著實是個未知數。

    經過多輪洗牌,國內快遞行業逐漸形成順豐、京東、通達系相互競爭的格局。本以為這一局面將一直持續下去,未曾想,在疫情影響的2020年里,快遞行業卻迎來新的“攪局者”極兔,隨即而來的則是價格戰2.0。

    多位分析師認為,2021年快遞行業無可避免會進入價格戰2.0。

    順豐控股歷史性跌停引發關注的同時,快遞市場上其他幾位頭部玩家在股市的表現也同樣不好。圓通、申通、韻達早已跌幅驚人。值得注意的是,順豐是第一個預告第一季度業績的玩家,其余幾家即將披露的財報會如何,沒多少人看好。

    因為誰都能預料到,價格戰而爆發的惡果還在持續:快遞的勞動力成本每年上漲,油價在高位,但快遞價格卻逐漸降低,完全和經濟規律背道而馳。

    回過頭再來看順豐的此次業績“暴雷”,炸出的是行業困境。而資本的內卷和行業的內卷,終點在哪,還尚未可知。

    關閉
    用手機掃描二維碼關閉